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新兴势力头条与老牌巨头百度的挖角战

时间:2019/1/10 20:46:12  作者:  来源:  查看:8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6年,一位技术人员在权衡了许久手里今日头条和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后,选择了后者,原因之一是,今日头条技术leader中有百度背景的人相对更多,而他的背景更符合最终选定的那家公司。  一位接近今日头条的人讲起这个故事,以证明在今日头条,所谓的百度系确然存在。如果问...
  2016年,一位技术人员在权衡了许久手里今日头条和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后,选择了后者,原因之一是,今日头条技术leader中有百度背景的人相对更多,而他的背景更符合最终选定的那家公司。

  一位接近今日头条的人讲起这个故事,以证明在今日头条,所谓的百度系确然存在。如果问起广义今日头条也即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员工,同事中来自哪家公司的人数最为庞大,很多熟悉这家公司的人会给出相同的指向——百度。

  这是两家缠斗不休的巨型互联网公司。他们在气质上有微妙的相似,同是以技术为导向、同样曾因价值观受到质疑;有着相似的业务逻辑,以相对充沛的流量换取广告收益。这样的背景已经决定,两家公司的人才不可能相对静止。于是,故事开始。

  半个月前,百度诉前员工李成刚因入职今日头条关联公司、涉嫌违反竞业协议一案在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决,李成刚需返还从百度领取的全部竞业补偿金,并支付违约金,共计83万余元。此前另一例类似案件中,北京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了同样的裁决,要求违反竞业协议、入职今日头条并泄露百度公司机密的百度前员工康泽宇,返还、赔偿竞业限制补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约83万元,停止违反竞业限制的行为,继续履行对百度的竞业限制义务至竞业限制期满。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对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有历史意义的判决。从此以后,竞业协议就真的是竞业协议了。”互联网分析师谢漠烟对此评论。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向《中国企业家》分析,竞业限制协议也不是不可以绕开的,但很多时候,绕开这些限制对员工及聘用他的企业都会有风险。至于竞业限制赔偿,有公司会为员工支付,但也有不支付的。

  “竞业限制协议及诉讼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大公司去挖人,一旦法院判决某名员工不能到竞争对手处去工作,此时员工本人及聘用他的公司就有法定义务去解除相关的劳动合同。同时,劳动合同法约定的竞业限制赔偿金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竞争对手的挖角。”游云庭表示。

  一位曾为百度和今日头条分别服务过的猎头形容,百度是一家文化非常宽松的公司,除对此前离职的高级副总裁、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态度强硬外,对大多数前员工都相对宽容。“百度之前被挖得那么惨,也很少逼前员工离开就职公司。”

  但在对抗今日头条的挖角战中,百度表现得要比以往强势得多,虽然这无法截断从西二旗流向知春路的人才迁徙。

  这场暗涌的人才战的前情是,今日头条过往7年的发展,受益于吸纳了一大批优秀的技术型人才,这其中又有为数不少的人来自百度。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家具备充分攻击性的公司,业务上侵蚀百度的广告份额,地位上,“ByteDance”(字节跳动)似乎也正在动摇稳固已久的BAT格局。

  字节跳动里的百度人

  在北京,百度是互联网黄埔军校式的存在。多年积累的技术底蕴、完善的管理体系,让这里的技术人才更符合新兴互联网公司的口味,而庞大基数下高比例的技术人才,让百度的人口流出现象看上去更为明显。在百度的这张人力迁徙图上,流出的人才或去创业、或去了滴滴、或去了美团,流向地也必然会有今日头条,只是,它是这其中稍显特别的一个。

  “任何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有大量有百度工作经历的工程师,很大概率上,他们还是中坚力量。但今日头条的特殊点在于,它挖来了杨震原这种级别及技术实力的人。”一位今日头条前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

  每一个谈起今日头条里百度系的人都不会忘记聊起杨震原。现任字节跳动副总裁的杨震原2005年入职百度,2014年初受张一鸣邀请离开百度时的职位是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负责搜索架构。“他对头条做出的贡献太大了。”上述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就其观察,今日头条内部在2014年左右进行了一次重大的技术升级,而主导人就是负责广告和推荐两大核心系统的杨震原。

  另外被常常提起的还有原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朱文佳,他是杨震原的左膀右臂。这位被业内人视为“推荐大牛”的人物,在2016年6月上海交通大学的一次分享会上,以今日头条资深架构师的身份出现。

  来到今日头条的还有原百度美国深度学习实验室少帅科学家李磊。2014年,百度IDL(深度学习研究院)启动了针对30岁以下人才的“少帅计划”,入选“少帅计划”的人员可直接拿到百度T9至T10的职级,年薪百万元人民币起步,上不封顶。不过在2016年5月,李磊已经以今日头条实验室总监的身份出席会议。

  还有离开百度时未升至总监级别,但在今日头条一路高升的人。比如洪定坤,他前两段工作经历分别为2008年至2013年在百度贴吧,以技术经理的职位离职;2014年负责小米电商业务,任技术总监。在小米就职一年后,洪定坤进入今日头条,担任技术总监,负责效率工程部,后升任副总裁。洪定坤的一位下属后来也随之加入今日头条,该下属对洪的评价是,“他对事物有着精准的判断力,凡事说到做到,永怀一颗为下属考虑的热忱之心”。

  为今日头条做过贡献的还有已经从这里离开的百度人。第四范式联合创始人陈雨强在百度搜索部担任两年架构师之后,在2014年4月加入今日头条。在今日头条的这一年时间里,他建立了头条精细大规模机器学习系统,上线了流式机器学习系统,组建团队,搭建了今日头条的机器学习广告投放系统及评估体系。

  涌向知春路

  这只是一部分留下痕迹的人。据一位互联网资深猎头介绍,至今,今日头条技术团队里总监及以上级别的人物,拥有百度背景的,仍占相当高的比例。

  关于从百度挖技术人才,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曾有过回应。两年前,他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面对“听说你们给了高出百度两倍的工资从百度挖技术人才”的传闻时,连说没有、没有,“大部分顶尖的算法工程师还在百度”。

  不过,张一鸣并不认为今日头条不具备百度所拥有的技术优势。他的理论是,优势主要取决于效率,取决于对事情理解的准确度,对人才判断的准确度,以及如何把这个理解判断变成组织有效性的效率。“在这几件事上,我不觉得我们会输。”

  这家高速前行的公司经历了不同的招人阶段。创业初期的2012年、2013年,张一鸣会亲力亲为,给候选人发微博私信,很多张一鸣南开的师弟就收到过这样的邀请。“100人以前我自己招人”,早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一鸣曾表示。

  从2014年起,张一鸣亲自招人的次数大幅下降。对今日头条,这是关键的一年,当年年中,今日头条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估值超过5亿美金。

  但公司招人的规模在大幅上升。上述今日头条前员工介绍,虽然头条一直都在大规模招人,但人员增速最快的时期处于两个阶段,其一就是2014年、2015年的这一次。“可以看到,身边的同学、前同事在不断地进入头条。”

  “2014年前后,头条挖到了很多有即战力的员工。”这位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解释,对球队而言,买足球运动员时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选择处于能力巅峰的球员,另一种是选择现阶段还称不上是主力、但很有潜力的球员。“头条招人就介于这两者之间。”

  早期,很多人对今日头条最大的误解是,将它定位于一家媒体,但后来今日头条迅猛的发展证明,这是一家技术公司,它需要的是一批擅长机器学习、算法推荐的技术人才,而这批人才的加盟,给未来今日头条的爆发提供了巨大支撑。

  “他们花很大力气招了一批算法方向的人。当时互联网还正处于大规模招移动端、iOS技术人员的阶段,很多人认为他们疯掉了。”上述猎头表示,但如果放在今天的形势下,今日头条至少要花上早前1.5倍甚至2倍的价钱才能挖到这些人,更重要的是,人才储备得以供应业务增长。这种策略很符合张一鸣一直以来所推崇的“延迟满足感”,这并非短期见效的事情。

  而某种程度上,百度成为了今日头条的小型人才供应商。

  “百度有一种文化,内部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帮’。这种文化的特别之处在于,一旦有人离职,就有可能带走一批人。”上述猎头告诉《中国企业家》。

  “早在2014年,头条就从百度挖了很多人,包括总监级别的杨震原、T6级别前后的一部分人,而级别很高的这部分人进入头条,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才流入。”上述今日头条前员工提到,很多来自大搜、贴吧等百度核心业务的员工就此进入公司。

  但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是今日头条的吸引力。这是一家创立于2012年3月,但创业两年内便积累了亿级注册用户的公司。2014年6月,今日头条获得来自红杉资本和微博联合投出的C轮1亿美金时,APP日活已达1300万。它的野蛮生长让无数业内人士相信,再过两三年,今日头条跻身独角兽行列甚至成为行业巨头并成功上市绝非痴人说梦。

  上述前员工在解释今日头条员工看外面机会的人多、但走出去的人并非太多时也提到了同样的原因。“2016年到2018年,字节跳动几乎每半年就会有一笔融资,估值随之增长。公司在急速扩张,老员工的业务权限也在水涨船高,一个曾经只有10个人的小组,现在可能已经扩展到了200人。”

  一面提升内部管理效率,一面大规模挖人、释放人力红利,今日头条2014年后开启了指数级增长的阶段。与半年前1300万DAU、1.2亿累计注册用户相对应的是,2015年1月,今日头条APP的DAU已达到2000万、累计注册用户破2.2亿。

  信息流广告冲撞战

  研发人员只是今日头条挖人的方向之一。

  一位前今日头条销售业务线的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公司销售体系中总监及以上管理层很多来自百度,其中部分原因是,一些团队在组建之初便是由前百度人搭起来的班子。

  一位百度前员工在其微博“中产之路”上提到,头条跟百度的广告主高度重叠,头条不但从百度挖技术人员,还挖了很多销售,直接带广告主。“这直接打醒了百度,所以百度高层从2015年年底开始重视信息流形式的产品,2016年手机百度信息流是公司内部战略级项目,李老板亲自过问。”

  挖角始终未停。据好奇心日报报道,2017年6月,头条从百度挖来了原本带销售团队的陈琦,出任上海分公司总经理。

  产品线在迅速扩张,销售团队在快速膨胀,与两者成正相关的,是公司的广告营收。今日头条2016年营收60亿元,到2017年已突破150亿元,2018年或为450亿元。以此相对,百度近三年营收分别是705亿元、848亿元,以及李彦宏刚刚宣布的1000亿元。

  今日头条年营收增速200%~300%,百度则为20%左右。如果画出这两家公司的营收曲线,可以看到,这家2012年成立、2013年组建商业化团队的公司,其营收正在以陡峭的曲线逼近有近20年广告积累的老牌巨头。


  今日头条甚至已经入侵了百度的另一核心业务——大搜。从目前情况来看,今日头条APP可以进行站外搜索。据钛媒体报道,今日头条已经开始从360和百度挖人,筹备搜索业务。日前,另据自媒体“开柒”报道,今日头条正在研发独立的移动浏览器和搜索产品。这是一场新兴势力与老牌巨头的攻防战,冲突已起,未来将要发生的或许是更多时刻的兵戈相见。

  2018年12月28日,一篇来自路透社的文章在国内引起热议。作者Alec Macfarlane认为,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或将取代百度成为中国新BAT中的第三大巨头。他所提供的佐证是,经历了数月的股价下探,百度市值已不足600亿美元,而字节跳动在上一轮融资中的估值已达750亿美元。

  在此前接受《财经》杂志专访,被问到“有人认为今日头条是百度未来最大的挑战者,你怎么看”时,张一鸣给出的回答是,“我又不是百度,我为什么要管这个问题?我们主要是向前看、往前跑,不看左右。”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官网)